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老家的梨树

2019-04-09 10:11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他记得有一年,梨子快要成熟的时候,有个馋嘴的小家伙终于按捺不住,偷偷地爬上树摘梨,结果一不小心掉进了树旁的粪坑里……那种惨状,可想而知,一直到现在还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。又是一年梨花开,愿先辈们在天堂仍记得这一棵梨树,这一树梨花,还有梨树下的我们。

老家的梨树

“春游浩荡,是年年、寒食梨花时节”。每逢清明,我们都要回老家祭拜先辈。每次在这个季节回去的时候,一打开院子的大门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棵梨树了。

小院常年无人问津,可这棵梨树好像从来都不怕被冷落,似一位远离尘嚣的倾城佳人,在杂草丛中兀自生长,兀自开放,她避开世事纷扰,静静地立于一隅,绝世而独立。

此时,恰是梨花盛开。这些梨花开满枝头似玉树琼葩堆雪,美丽而高洁。一簇簇一层层,密密匝匝,又好似云锦。偶尔垂下一两枝触手可及,在和煦的春光下细细打量,小小的花瓣如白玉一般的温润细腻,淡红色的花蕊点缀其间,心中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竟把一朵小花雕刻得如此精美绝伦。远远望去,此景更像一幅轻笔淡墨的山水画,安然而清雅,衬托得园子愈加静谧了。白锦无纹香烂漫,微风一吹,空气中弥漫着梨花的清芬,悠悠飘荡,沁人心脾,怎能不使人陶醉其中呢?

老公说,这棵梨树什么时候栽的已无从考证,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枝繁叶茂了,待到梨花怒放时,蜂蝶飞舞,满园飘香,一群小伙伴在梨树下疯跑,那边的大人们喝着茶,闲嗑着瓜子,聊着天,更是怡然自得。他记得有一年,梨子快要成熟的时候,有个馋嘴的小家伙终于按捺不住,偷偷地爬上树摘梨,结果一不小心掉进了树旁的粪坑里……那种惨状,可想而知,一直到现在还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。时隔多年,有些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了,可关于这棵梨树的记忆还是那么的清晰可见,每每忆起都感觉特别美好。

如今,先辈们早已故去,可梨树的年轮仍在一圈圈不急不躁地增长着,她不仅见证了我们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,更是活出了自己傲然的姿态。我想,她也必将成为我们一家人永远的记挂。

又是一年梨花开,愿先辈们在天堂仍记得这一棵梨树,这一树梨花,还有梨树下的我们。(张艳

Tags:梨树 梨花 时候

责任编辑:支苗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