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扶贫队长(二)

2019-03-13 09:47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为了显示他的规矩有分量有威力,刘光明下过狠手,处理了两个村书记,一撤一免。为此,刘光明在全县的机关效能表彰大会上作过经验介绍,政府网站还特意作过重点报道。刘光明把目光投到王忠民的身上,突然问,请假了,跟谁请的假?看来,马大海没有跟刘光明请假。

(接3月11日14版)

爸爸患的是脑梗塞,整个大脑部位堵了三分之一。大眼睛医生还告诉他,老人家应该不是第一次患脑梗塞了,这一次很严重,加之病人患有严重的糖尿病,年龄偏大,打开颅腔动手术的可能性基本排除。乐观地讲,恢复知觉也是有可能的,而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极大。你作为一家之主,应该有个充分的思想准备。

马大海脑子里嗡嗡叫,好像有无数个蜜蜂在那里繁忙地劳作个不停。

爸爸第一次患脑梗塞是二十二年前,也就是妈妈走的那一年。那一年是老马家十分沮丧的一个年份,妈妈心脏病突发,来不及说一句完整的话,就驾鹤西去了。妈妈只说,“大海他……”这三个字表达的是什么?好像是个谜,爸爸和自己,无法破解。之后,爷儿俩无数次地揣测接续,都被对方看出了破绽,也都被自己否定了。妈妈那时到底要说什么,只能有个模糊的回答,那就是大海他还小,大山你要照顾好他。爸爸长期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,终于在距离新年还有二十天的那个年里,由于脑梗塞住进了医院。

那年马大海考上了大学,爸爸高兴得笑了。笑着笑着,马大海发现爸爸已经开了花的嘴,就像秋天熟透的石榴一样,再也不肯轻易合上。那一次,已经是爸爸第二次出现脑梗塞症状了。

医生递过来一纸病危通知书,马大海颤抖着握着笔,签上“马大海”三个字。五年前,和几个同学出门游玩时,他们都让一个自称艺术家的长发人,设计了个性签名。马大海的名字被捣鼓得像波浪一样,波涛汹涌,雄浑壮阔。之后,他基本上沿用那个个性签名,潇洒,率性,自如。可是,病危通知书上的“马大海”,一笔一画,中规中矩,甚至像喝醉了酒一样,歪歪斜斜。

回到病房,冯丽娟挎上肩包,走出房门。与马大海擦肩而过时,马大海说了句,丽娟,辛苦你了!

冯丽娟没有接话,她头也不回地走过去,像一个任性的孩子。走廊里只留下一串串高跟鞋敲击地板的脆响,在这寂静的夜里,响声里夹杂着一个女人的无奈、无助、疲惫和倦怠。作为一个被市教育系统表彰的优秀教师,那股冲劲、闯劲、拼劲、韧劲,像一只钉子钉住的轮胎,终于顶不住昼夜不停地旋转,正在一点一点地瘪去。

东方露出了鱼肚白,清新的晨风从眼前的屋檐上吹过来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马大海电话打给王忠民,不分青红皂白地说,王书记,今天的扶贫攻坚大会我不能参加了。

王忠民,马大洼村的党支部书记,虽然不是马大海的上司,工作上他们没有隶属关系,但是马大洼村是他王忠民的一亩三分地,他是那一亩三分地的主人,不是说谁的地盘谁做主吗?

随后,马大海关了手机。他只想静一静,一个人陪一陪他的父亲,这些年来,匆匆忙忙地工作与生活,他没有像样地陪父亲说过话儿。

全镇扶贫攻坚大会在镇小礼堂如期进行。会议由镇党委书记刘光明亲自主持。

礼堂内座无虚席,人头攒动,空气中迷漫着复杂而浑浊的气息。工作人员忙里忙外,火烧屁股似的跑来跑去。

会议设立迟到席的新规矩,是刘光明担任党委书记后亲自拍板敲定的。凡是迟到的参会者,对不起,坐到迟到席上,一直到会议结束。为了显示他的规矩有分量有威力,刘光明下过狠手,处理了两个村书记,一撤一免。会风会纪较以前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机关效能大大提高。为此,刘光明在全县的机关效能表彰大会上作过经验介绍,政府网站还特意作过重点报道。不服气的,可以,去告去!可是,谁又能告赢呢?没有,至今没有。有一种说法,在悄悄疯传,说刘光明后台硬,天线长,谁也告不倒他。

会议由刘光明亲自主持,亲自点名,可见会议的重要程度和领导的重视程度。点到马大海时,王忠民回答,请假了。

刘光明把目光投到王忠民的身上,突然问,请假了,跟谁请的假?刘光明的目光里闪着寒光,像刀子一样在会场内凌厉地晃来晃去。

王忠民心里说,坏了!看来,马大海没有跟刘光明请假。说跟自己请的假吧。肯定犯了错误,最起码坏了刘光明的另一个规矩:镇里的重要会议和活动,必须向刘光明本人请假。(韦如辉)

(未完待续)

Tags:马大海 刘光明 爸爸 王忠民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